Clilstore Facebook WA Linkedin Email
Login

This is a Clilstore unit. You can link all words to dictionaries.

没有“负面能量”是好事吗?需要重新认识的“情绪反应”

如果 我 跟 你 说 ,

在 台北 监狱 里面 ,

服刑 的 性侵 暴力 犯 ,

他们 的 情绪 控制能力 ,

比 我们 的 大学生 要 好 很多 。

你们 相信 吗 ?

从事 心理学 的 研究 ,

让 我 有 机会 到 不同 的 地方 ,

常常 认识 不 一样 的 人 。

在 过去 几年 当中 ,

除了 有 机会 能够 跟 大学生 互动 之外 ,

台北 监狱 , 也 是 我 常常 进出 的 地方 。

刚刚 所 跟 大家 提到 的 是 ,

我们 最近 的 一项 研究 结果 。

一 开始 的 时候 ,

也 有点 让 我们 惊讶 。

情绪 , 它 到底 是 甚么 ?

它 是 好 还是 不好 ?

你 会 想要 拥有 它 吗 ?

我 从 高中 开始 就 在 外面 打工 ,

很 早就 被 告知 :

来 上班 的 时候 要 把 我 的 情绪 留在 门外 ,

之后 , 又 学到 「 专业 」 这 两个 字 的 定义 。

很 重要 的 一部分 是 没有 情绪 。

碰到 再 无理 的 人 不 可以 生气 ;

自己 心裡 再 难过 也 不 可以 流眼泪 ,

那 是 在职 场上 。

回到 家裡 , 跟 家人 起 了 争执 ,

动不动 对方 就 会 说 :「 妳 不要 这么 情绪化 好不好 ?」

情绪 , 一旦 有 了 它 ,

好像 就 变成 了 二等 公民 ,

讲 的话 再 有理 也 没有 用 了 。

或许 你 会 说 :「 那 是 你 的 年代 ,

现在 的 小朋友 不 一样 哦 , 从小 就 接受 全方位 的 训练 。」

是 这样 吗 ?

今年初 , 我们 开始 一项 研究 计划 ,

是 要 教 小学生 认识 情绪 , 发展 他们 的 EQ ( 情绪 智商 )。

上课 的 时候 ,

我们 就问 小朋友 ,

生气 是 什么 感觉 啊 ?

你 最近 ㄧ 次 生气 是 什么 时候 记不 记得 ?

小朋友 回答 :

「 我 不 知道 。」

「 没有 , 爸妈 说 不 可以 生气 。」

「 老师 说 , 生气 是 不好 的 。」

情绪 , 这样 子 一个 不 被 人 爱 、

没有 人要 的 东西 。

为 什么 , 它 在 演化 的 过程 当中 ,

还 没有 被 淘汰 掉 ?

为 什么 它还 可以 存留 到 今天 呢 ?

原因 很多 ,

很 重要 的 一个 , 是 它 可以 救命 。

也许 救 的 , 没有 像 前 几位 讲者 那么 多 。

但是 还是 可以 救命 。( 笑声 )

我 曾经 有 ㄧ 个 病人 ,

是 纽约 华尔街 上 的 女强人 。

她 ㄧ 开始 来 找 我 , 是 希望 能够 更 认识 自己 ,

能够 发展 她 的 领导 能力 , 使 她 成为 一个 更好 的 领导者 。

她 跟 我 分享 , 在 这样 一个 以 男性 为主 的 环境 上班 ,

是 不 可以 显露出 自己 软弱 或 脆弱 的 一面 的 。

所以 长期 下来 ,

会 需要 压抑 这方面 的 情绪 。

在 我们 谘商 的 过程 当中 , 她 的 婚姻 起 了 变化 ,

跟 先生 的 感情 , 变得 不 稳定 。

在 一次 争吵 的 过程 当中 ,

她 先生 拿 起 桌上 的 玻璃杯 , 就 朝 她 砸 了 过去 。

她 很快 的 闪开 了 ,

玻璃杯 砸 到 牆上 ,

碎片 一地 都 是 。

那 时候 我问 了 她 一句

所有 心理医生 迟早 都 会问 病人 的 问题 。

How did you feel ?

你 有 什么 感觉 啊 ?

她 说 :「 我 很 生气 , 你 怎么 可以 对 我 这样 子 啊 !」

我 说 :「 还有 呢 ?」

她 说 :「 我 也 很 失望 。 这个 人 , 当初 我 嫁给 他 的 时候 ,

不是 这个 样子 的 。」

请问 , 有没有 哪 一些 情绪 , 是 你们 认为 在 这样 的 情境 底下 ,

应该 有 , 而 她 没有 讲到 的 ?

害怕 。

害怕 的 时候 我们 会 怎么样 ?

逃跑 。

生气 的 时候 , 又 可能 怎么 做 呢 ?

攻击 对方 。

这时候 如果 情绪 辨识 错误 , 我们 应该 害怕 而 逃跑 的 时候 ,

却 以 为 我们 很 生气 , 而 去 攻击 对方 ,

可能 会 产生 很 严重 的 后果 。

这位 女强人 , 长期 的 压抑 、 甚至 转移 她 脆弱 、 软弱 的 情绪 。

以至于 她 已经 不 知道 , 害怕 是 什么 感觉 了 。

情况 有点 紧急 ,

我 不能 在 很 短 的 时间 之内 , 叫 她 重新 经历 害怕 的 感受 。

更 没有 这样 子 的 机会 , 让 她 在 大脑 当中 ,

重新 建立 这样 的 迴路 。

这是 一张 大脑 的 图 , 刚刚 之前 你们 已经 看过 了 。

在 这个 害怕 经历 的 时候 呢 ,

其实 我们 的 身体 , 是 经由 我们 五官 ,

眼睛 看到 的 、 耳朵 听到 的 等等 ,

把 周围 相关 的 资讯 , 经过 我们 的 视丘 ,

传到 我们 的 感觉 皮质 去 做 处理 。

刚刚 所 提到 的 , 海马 迴 负责 记忆 ,

就 会 下载 跟 这些 情境 相关 的 记忆 ,

把 它 送到 杏仁核 去 做 比对 。

杏仁核 裡面 储存 的 是 我们 过去 紧急 和 害怕 的 经验 。

比对 之后 杏仁核 会 决定 危险 的 程度 ,

然后 再 命令 我们 的 hypothalamus,

下视丘 , 去 做 适当 的 回应 。

大家 可以 看到 , 在 这样 的 迴路 当中 ,

过去 的 经验 跟 记忆 , 会 扮演 非常 重要 的 角色 。

而 这个 时候 , 没有 时间 再 重新 建立 这样 的 迴路 了 。

所以 我们 只好 从 认知 着手 。

告诉 这位 女强人 , 下 一次 这种 情况 发生 的 时候 ,

你 不管 心裡面 有 什么 感觉 , 请 你 马上 打电话 给 911( 报警 )。

我们 不断 的 演练 , 反覆 的 练习 ,

结果 真的 有 一次 , 他们 又 吵架 了 。

这 一次 , 他 先生 拿 出来 的 就是 一把 刀 。

事后 , 她 跟 我 说 当时 她 很 生气 ,

看着 他 , 犹豫 了 好 几秒钟 , 但是 因为 我们 练习 了 好 几次 ,

最终 她 还是 打 了 电话 给 911。

还好 警察 在 七分钟 之内 , 就 到达 了 现场 。

避免 了 一个 悲剧 的 发生 。

情绪 , 可以 主导 我们 的 行为 、 决定 行为 的 后果 。

正确 的 辨识 情绪 , 是 可以 救命 的 。

当然 这是 个 比较 极端 的 例子 。

在 比较 不 极端 的 一方面 , 我们 过去 的 研究 不断 的 显示 ,

情绪 跟 我们 的 身体 、 心理健康 ,

跟 我们 的 学习 、 工作 表现 、

领导力 、 创造力 , 都 有 密切 直接 的 关係 。

但是 , 情绪 到底 是 什么 呢 ?

其实 , 它 就是 一种 感觉 。

一种 属于 我们 个人 主观 的 感受 。

它会 被 很多 东西 影响 。

例如 , 我们 的 想法 。

它 也 会 造成 一些 不同 的 行为 反应 , 就 像 打人 。

我 很 生气 , 因为 我 认为 你 骗 我 了 。

所以 我 就 打 你 。

我 的 认知 可能 有误 , 因为 我 误会 你 了 。

我 的 行为 可能 不 对 , 因为 再 生气 也 不能 打人 啊 !

但是 , 感受 本身 , 是 没有 是非 、 对错 、 好坏 的 。

在 美国 , 常常 听到 人家 讲 一句 话 。

You shouldn't feel that way.

你 不 应该 有 这种 感觉 。

我 很 不 喜欢 听到 这句 话 ,

这就 好比 我 跟 你 说 :「 我 好 冷 噢 !」

你 说 :「 欸 , 你 不 应该 这么 冷耶 !」

( 笑声 )

这个 是 属于 你 个人 的 主观 感受 ,

没有 人有 权利 可以 告诉 你 ,

你 这样 的 感受 , 是 对 还是 不 对 、 是 好 还是 不好 。

这时候 你 可能 会 想到 ,

监狱 裡面 的 暴力 犯 。

不 就是 情绪 出 了 问题 , 才 会 做出 这些 事 吗 ?

我 回想到 在 台北 监狱 裡面 , 给 他们 做 评估 的 时候 。

我会 问 同样 的 犯人 同样 的 问题 :

「 你 当时 做 这样 事情 的 时候 , 什么 感觉 啊 ?」

他们 不加思索 , 很快 的 就 说 :「 知道 啊 ! 就 不爽 ( 台语 )。」

我 继续 问 :「 那要 怎么样 做 你 才 会 感觉 比较 好 一点 呢 ?」

他 说 :「 知道 啊 !」 也 是 不加思索 。

「 我 把 他 扁 一顿 就 好过 多 了 。」

( 笑声 )

相对 的 , 我们 的 大学生 ,

当我在问 他们 , 你 有 什么 感觉 ?

大学生 说 :「 我 不 知道 。」

( 笑声 )

「 那要 怎么样 做 你 才 会 感觉 好 一点 呢 ?」

「 不 知道 啊 ……」

( 笑声 )

这样 子 看来 , 监狱 裡面 的 受刑人 ,

好像 真的 比 我们 的 大学生 , 在 情绪 的 辨识 跟 调控 方面 ,

都 要 好 了 很多 。

问题 是 出自于 你 如何 表达 你 的 情绪 。

所有 的 感受 都 是 OK 的 。

但是 , 我 是 可以 生气 , 但 不能 打人 。

我们 教导 小学生 情绪 智商 , 这也 是 很 重要 的 一环 。

如何 正确 辨识 你 的 情绪 ,

而 学习 正确 的 方式 将它 表达出来 。

所有 的 感觉 都 是 OK 的 。

并 不是 所有 的 认知 都 是 正确 的 、 所有 的 行为 都 是 可以 接受 的 ,

但 所有 感觉 都 是 OK 的 。

虽然 , 所有 的 感觉 都 是 我们 主观 的 感受 ,

还是 有 一些 , 我们 所谓 的 基本 情绪 ,

是 每 一个 人 , 经常性 都 会 拥有 的 。

这是 跨文化 的 。

今天 当你 在 面对 一个 ,

跟 你 生活 背景 、 个性 、 甚至 语言 都 完全 不 一样 的 人 的 时候 ,

我们 还是 可以 在 他们 的 面部 表情 上 ,

正确 的 辨识 出 , 这 基本 的 六种 情绪 。

其他 的 情绪 , 可能 会 因为 文化 、 生长 背景 不同 而 有所 差异 。

但是 基本 情绪 是 个人 、 每 一个 人 经常性 都 会 有 的 。

每 一次 用 中文 讲到 这边 的 时候 ,

就 会 听到 有人 在 底下 窃窃私语 :

喜怒 爱乐 。

( 笑声 )

喜跟乐 是 同一个 系统 的 。

所以 因为 我们 会讲 中文 , 可以 猜 到 三个 基本 情绪 。

其他 三个 呢 ?

惊讶 、 愤怒 、 噁心 。

每 ㄧ 个人 , 经常性 , 都 会 经历 这样 的 情绪 。

但是 , 所 经历 的 程度 跟 表达 的 方式 ,

会 因人而异 。

也 会 因 情况 不同 而 有所不同 。

我 也 曾经 有个 同事 ,

他 是 儿童 心理学家 ,

也 是 一个 很 典型 的 美国 人 。

讲到 这个 他 就问 我 ,

欸 , 你 多久 哭 ㄧ 次 啊 ?

我 说 :

一年 , 一两次 …… 也许 三次 。

他 说 :「 蛤 ?! 那超 不 健康 耶 !」

( 笑声 )

显然 你们 不 这么 觉得 对 不 对 。

我 说 , 那 你 一年 哭 多少次 啊 ?

他 说 :「 我 是 三天 一小 哭 、 五天 一 大哭 。」

( 笑声 )

这样 你 有 比较 健康 吗 ?

都 是 悲伤 , 并 不是 每 一个 人 , 每 一次 感受 到 悲伤 的 时候 ,

都 一定 会 流泪 、 甚至 大哭 。

程度 跟 表达 的 方式 , 会 有所不同 。

我 刚刚 讲到 , 这是 每 一个 人 , 经常性 都 会 有 的 。

你们 看到 这 六种 情绪 ,

能够 回答 我 , 甚至 回答 你 自己 ,

你 最近 一次 经历 这个 情绪 , 是 什么 时候 吗 ?

如果 你 说 , 我记 不得了 ,

甚至 几个 月 、 一年 都 没有 了 ,

那并 不 代表 你 没有 经历 它们 ,

而是 代表 你 没有 注意 到 它们 的 存在 。

你 忽略 了 它们 的 存在 , 甚至 压抑 或 转移 了 它们 。

我们 再 看到 了 这 六种 的 基本 情绪 ,

其中 只有 一种 是 正向 的 , 就是 快乐 。

惊讶 , 可好 可坏 。

其他 的 四种 , 都 是 负面 的 情绪 。

没有 人 喜欢 负面 的 情绪 。

它 感觉不好 。

但是 , 它们 确实 有 它们 存在 的 价值 , 跟 它们 的 必要性 。

因为 它们 可以 预警 , 让 我们 知道 ,

如果 你 再 不 做 一些 改变 , 可能 会 有 危险 啊 。

就 像 痛 的 感觉 一样 ,

没有 人 喜欢 痛 。

但 今天 如果 不 小心 , 把 我 的 手 放在 热炉 上面 ,

没有 痛 的 感觉 , 我 就 不 知道 要 把手 抽 回来 。

很 可惜 的 是 , 在 现在 , 特别 是 已 开发 的 国家 。

有 ㄧ 个 趋势 , 大家 都 很 努力 的 抗拒 ,

经历 这些 负面 的 感受 。

前一阵子 我 在 美国 , 走进 一家 药妆店 。

那边 的 药妆店 就 有点像 台湾 的 屈臣氏 。

不 只 卖 的 是药 , 很多 生活 的 用品 都 在 那边 卖 。

我 只是 进去 之后 , 就 忍不住 照 了 这张 照片 。

( 笑声 )

一 整面 牆 , 上面 卖 的 都 是 止痛药 ,pain relief。

我们 所谓 的 OTC,over the counter drugs,

随手 可得 的 成药 。

在 成药 的 销售量 上面 , 在 过去 的 几年 当中 ,

止痛药 , 每 一年 都 是 第一名 。

问题 来 了 , 然后 呢 ?

你 吃 了 止痛药 之后 呢 ?

问题 就 没有 了 吗 ?

也许 , 但 也 有 可能 , 问题 会 变得 更 严重 。

就 像 痛 的 感觉 一样 。

之前 我 在 做 紧急 救护 人员 ,

就是 在 救护车 上面 的 EMT,emergency medical technician。

到 了 急救 现场 的 时候 ,

不管 当事人 经历 多大 的 痛苦 ,

我们 也 不能 给他 任何 的 止痛药 , 或是 麻醉药 。

因为给 了 之后 , 没有 痛 的 感觉 了 ,

可能 会 判断 错误 。

延迟 急救 , 甚 是 急救 错误 。

负面 的 感觉 也 是 一样 的 。

当你去 逃避 它 , 当你去 忽略 或 压抑 它 的 时候 ,

问题 不见得 就 不见 了 。

它 可能 累积 得 更 严重 。

最近 在 社会 新闻 上 常常 听到 有些 人 ,

莫名其妙 的 就 爆发 了 ,

做出 一些 惊天动地 的 事情 。

很 可能 原因 之一 , 因为 他们 长期 的 压抑 负面 情绪 给予 他们 的 警讯 。

其实 负面 情绪 很 重要 ,

是 会 被 留下来 , 它 是 不会 被 淘汰 掉 的 。

那 既然 我们 没有 选择 ,

是不是 可以 尝试 用 一种 不同 的 角度 来看 它 呢 ?

其实 它们 没有 那么 可怕 。

或许 有 的 时候 , 可能 很 强烈 ,

但是 , 持久性 不高 。

曾经 有个 病人 跟 我讲 :

「 我 好 努力 喔 ! 我 压抑 忍着 不 哭 。」

我 说 :「 为 什么 啊 ?」

他 说 :「 因为 我 怕 我 一 哭 就 停不下来 了 。」

我 跟 他讲 :

「 不用 怕 ,

不 可能 。」

( 笑声 )

请问 你 有没有 听过 或 认识 哪 一个 人 ,

是 一旦 哭 起来 之后 , 就 一直 延续 哭 下去 没有止境 的 呢 ?

情绪 , 不 持久 。

这个 是 情绪 的 本质 。

因此 , 没有 永远 的 快乐 , 也 没有 永远 的 悲伤 。

其实 情绪 的 存在 ,

也 可以 让 我们 生活 中 一些 美好 的 事情 ,

变得 更 鲜明 。

试想 , 一个 从来 没有 失去 过的 人 。

他 对于 「 拥有 」 这 两个 字 的 体会 , 也 会 比较 有限 。

我们 与生俱来 , 有 这么 多 不 一样 的 情绪 。

就 像画 盘中 的 色彩 一样 ,

如果 我们 愿意 去 多用 一点 颜色 ,

用心 去 经历 每 一种 感受 ,

或许 , 只是 或许 ,

我们 可以 创造 出 更 多采多姿 , 更 丰富 的 人生 。

谢谢 大家 。

( 掌声 )

Clilstore

Short url:   https://clilstore.eu/cs/10024